楔子

镇抚使府,灯火通明。

在枯枝遮住的门楣后,是一座三进小院。

仆妇们捧着热水鱼贯而入,不过片刻,刚送进屋内的热水,便变得腥红。

守在廊下的柳妈妈嘴里焦急的念叨,“稳婆……稳婆怎么还没来!”

此时,屋内忽然传来‘哐当’一声,也不知是哪个毛手毛脚的小丫鬟,打翻了盛满了热水的铜盆。

柳妈妈脑海里顷刻间变的空白。

她再也不顾所谓的规矩,转身打起帘子疾步走了进去。

屋内,早已乱成一团。

柳妈妈没有多看一眼屋内忙着收拾的小丫鬟们,便绕过八扇的紫檀珐琅屏风,终于看到了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子。

柳妈妈咬紧下唇,眼圈泛红,“小姐!”

躺在床榻上的靳瑟发髻凌乱,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。她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绣了石榴花的鲛纱帷帐,彷佛用尽全身的力气,才挤出了这么几个字,“妈妈,靖儿……可曾安好?”

“小姐……”柳妈妈跪在床榻前,眼泪从她的面颊上滑落。她那苍老的面容上,留下了一条银色的痕迹,“您别担心小公子了,您好好生下孩子,比什么都强。你若是出事,靳家可怎么办啊!”

靳瑟深深的抽了一口冷气,微微地闭上眼。

柳妈妈见她不再开口,便轻轻地替锦瑟掖好被角,尽管她屏住呼吸,眼泪却直往下掉。

她翕了翕唇角,刚要开口讲话,便听见屋外传来了一阵老人的呵斥声,“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?都是木桩子吗?”

——这是北镇抚使陆隼的乳娘曾嬷嬷的声音。

柳妈妈一听,立即站了起来,急忙走出去打起帘子。

“不是叫你不要来主院了吗?”曾嬷嬷一见柳妈妈,皱着眉头训斥,“你又忘记我的吩咐了?”

柳妈妈被责,双手气的抖动,却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,而是立即认错,“嬷嬷,一切都是老奴的错,老奴知错了。”

在这静谧屋内,柳妈妈表现的小心翼翼,生怕惹的曾嬷嬷生气而迁怒靳瑟。

她们谈话和屋外夜风吹动廊下铜铃的声音,一并入了靳瑟的耳里。

疼痛难忍的靳瑟松开了自己抓着帷帐的手,像是抽丝一般被剥走了最后的力气,露出了面如死灰的笑容。

她出生在满门英烈世代忠良的勋贵之家,她的祖上是开国元勋,陪高祖皇帝打天下,立下无数汗马功劳。高祖皇帝登基后,便封了靳家镇北王的爵位,世袭。

到了她祖父靳铁铭这一辈,也不过短短几十年。

曾有人说,有战火的地方,便有镇北王。

有镇北王的地方,一定不会有战事。

靳家男儿六岁便从军,自幼在军营里长大,于他们而言大元北方这冰天雪地的边境,是值得他们用性命来守卫的地方。

她的三伯父、六叔、七叔还有二哥、三哥、四哥……都战死在沙场上。

枝叶繁茂的靳家,最后子嗣凋零。

他们用性命捍卫了大元边境的安稳,可后来又落得了什么样的结果呢?

元兴三十六年初,元和帝接到御史弹劾靳铁铭拥兵自重,私下收受贿赂,又扯出靳铁铭通敌叛国和瓦刺王有书信来往等等罪名。

元和帝已经年迈,疑心比年轻时更重。

他平生最恨臣子贪污和卖国,而靳铁铭两样都占了。

当时,元和帝大怒,立即下旨将靳铁铭革职查办,又派出心腹黑云卫亲自去边境,押送靳铁铭进京。

等黑云卫到了边境时,靳铁铭携靳家男儿,已经畏罪自尽。

于是,靳家的大厦顷刻倒塌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

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也曾有忠臣上奏为靳家求情,连贤贵妃靳依水也跪在大殿外,求元和帝彻查此事。

可惜后来,贤贵妃却被元和帝‘送’回了昭明宫后,无颜再见众人而选择了悬梁自尽。

年迈的元和帝瞬间被贤贵妃激怒,立即下了决心要铲除靳家,力排众议的下旨将靳家男丁满门抄斩。

靳瑟痛苦扯住身上的锦被。

她的祖母自缢在屋内,她入军不过几年胞弟,在被抓走前跪在她面前说,“四姐,求求你救救八叔的孩子。”

那时的她才知道,消失了多年的八叔靳谦之,在外居然有了血脉。

然而也是这位当年和祖父大吵后并发誓不再回京的八叔,在靳家出事后,却第一时间从外赶了回来,在宫门外对元和帝破口大骂,落得了个被乱刀砍死的结果。

世代忠良,功勋累累的靳家,彻底的被颠覆了。

靳瑟那时无措极了,眼看八嫂腹中的遗腹子就要出生,眼看靳家女眷就要入官府为奴,而她却毫无保护她们的能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